美国是个汽车大国,货物多靠公路运输,高速公路网四通八达,再偏僻的乡村也有笔直的高速路。美国人又是相当喜欢旅行的民族,一到节假日,一家老小就上车走亲访友,同时奔赴高速,所以为了避开交通高峰,有的家庭渡假半夜就出发,顶着星星披着月亮的,倒别有一番味道。 

  这样的拥挤多发生在东西两岸,美国中部除了几个零星的城市之外,都是广阔的无人之地。有次旅行到德克萨斯州,一上路就觉得不是一般的舒服。地广人稀,宽阔的公路上根本就没多少车,而且限速也高,警察也少,很容易就让人无拘无束起来。春天时,两边是望不到边的蓝色雏菊,间或有黄绿色的草地露出来,上头无一例外的懒懒散散踱着几只德克萨斯公牛,宽大的牛角,粗壮的四肢,配以悠然自得的神情,真让人产生游在画中的错觉。后来在达拉斯吃那里的小牛肉,确实有独特的鲜美,想来车少,污染少,牛也活得开心吧。 

  纽约的交通是出名的拥挤,有点臭名昭著的意思。我也一直以能在曼哈顿下城横冲直撞作为我车技还成的理由。后来带老爸老妈见识过,他们嘴一撇,切,比北京差远了。 

  这个是当然,在中国有行人,有自行车,有三轮车,光看人口就知道不具备可比性。纽约的拥挤也就是相对而言。其实最繁忙的纽约交通是在地下,曼哈顿的地铁一百多年历史了,每天客流量是超过四百万。也许听起来这个数字并不庞大,但想想曼哈顿弹丸小岛,整个纽约市也不过八百万人口。这样的客运量是惊人的,设想一下,如果这四百万人全部涌到地面上,将会是什么感觉?只怕不用恐怖分子惦记,纽约就瘫痪了。所以前一阵地铁工人组织罢工,还没开始,政府就投降,赶紧长工资。 

  但纽约的出租车却是口碑相当之差,路上见了它们千万不要抢路。它们全跟从北京受训回来的一样,见缝插针的本事有过之而无不及。常常见出租车司机吃着东西,听着音乐,在一片车海当中左右突围,百忙之中还不忘冲前头的车竖中指。所以每次坐纽约的出租车,不管坐前坐后,我都不忘小心地系上安全带。 

  除了出租车之外,纽约人开车并不象传说中的那样野蛮,但纽约人车技却是最高超的,有次竟然看见一个老太太一边开车一边打毛衣,吓我一跳,当然,那次大堵车,我也是一边开车一边吃盒饭的。 

  我见过开车最猛的是波士顿人。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大学城,里面净是开车不要命的愣头青,换线从来不打灯,只要你跟前面的车还有一点距离,他就能插进来,逼得你只能猛踩煞车。他这般不讲道理倒罢了,若你有些许差错,他却不肯饶你,在高速上,稍微开的慢了,就会有人在后头摁你喇叭。好象每个人都是救死扶伤的医生,手术台上有病人等着他们去开肠破肚一样。我每次去波士顿都头大,周围人蹿来蹿去,眼晕,喘不过气来。
说完东部,再来说说西部。 

  部是出冒险家的地方,或者说,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全美的冒险家都蜂拥去了西部,因为据说那里是个产黄金的地方,也因此在那里留下了许多英雄人物。我一直固执地认为,西部人开车野,跟这个很有关系。加州的好汉们跟波士顿的还略有不同,波士顿的好汉是猛,车能开到你捏一把冷汗,一个掌握不好就出人命那种惊险。加州人开车是严丝合缝,但讲究行云流水。无怪好莱坞在这里,这里的人是艺术气息浓了点,常常出其不意地插车,在完全不可能的地方给你创造惊喜,实在很有性格。但在加州开车还是要小心,原因是好车太多,似乎全美的大款都在这里争富斗宝,开车走在10号公路上好象在看一场汽车秀,到了红绿灯前左右看看,不是TT就是M3,谁说最近经济萧条啊? 

  后来在美国很多地方开过车,这里是个没有车就没有脚的国度,旅行时往往一下飞机就去租车。在夏威夷的时候也曾经想自己租了车去玩,但看了看地图还是做罢,一个小岛之上,绕来绕去,还不够迷路的呢。 

  后来带了爸妈出去游玩,一直觉得自己车技还行,五年的车龄,一直是安全驾驶,老爸却在一旁摇头说,你这车啊,到北京没法儿开,不会抢,等着堵吧。想想也是,在美国开车光学会让了。 

  最近听说,大陆私家车增多,交通严重拥挤,我估计我回国不用开车了,直接骑自行车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