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英语编者按:中文网,作者是迈克尔•斯卡平克,译者是邢嵬。 英文.jpg 我不久前去香港,刚到的第一天,《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在头版刊发了一篇感叹英语受到忽视的文章。 该报称,尽管香港官方使用两种语言,但政府部门首长在讲话和写博客时越来越多地使用中文,而且不提供英语版本。 抛弃英语的不只是官员。经常有人抱怨,香港人普遍丧失了用英语交流的能力。 这是我一年内第三次去香港,对香港那么多人讲不好英语,我感到很吃惊。这跟我近年来去过的所有其他地方形成了对比。 以前我写过文章,讲述学说欧洲语言是多么困难,因为人们执着地用英语回答。 由于英语的源头包括了日耳曼语和罗曼语,其词汇里有大量的希腊语单词,所以,欧洲人学英语当然比讲中文的人学英语要容易得多。 但是,英语讲得好的地方并不限于欧洲。去年我去新加坡时,发现当地人的英语似乎讲得更流利,带着一种香港人讲英语时没有的活泼和欢快。 在上海——2009年我去过那里——我对很多人英语讲得特别棒感到吃惊。有些人曾经到讲英语的国家读大学,其他人只是在国内下了很大功夫学英语。 覆盖面较广的调查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对63个国家75万名成年人的测试成绩进行分析得出的英孚英语熟练度指标(EF English ProficiencyIndex)显示,香港的英语熟练程度远远落后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调查发现,韩国、日本、印尼和台湾的英语水平都好于香港。 该调查表明,上海的英语熟练程度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了香港。 去年12月在香港立法会回答为何会出现这个局面时,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Eddie Ng)表示,英孚指标是基于自行选择的在线参与者的应答,而更客观的测试,无论是本地的还是国际测试,都显示香港人英语水平保持平稳或有轻微进步。 没错,英孚指标并非科学调查的结果。而对香港人英语水平下降的担忧也不是新鲜事儿。 2000年,当时驻香港的汇丰(HSBC)亚太区主席大卫•埃尔登(David Eldon)抱怨称,在北京和上海招募的从未离开过内地的员工,比香港的员工英语讲得更好。“如果你想让跨国企业到这里来投资,他们会想要精通英语并且表达流利的员工。如今,他们要找到这样的人才会很困难,”他说。 好几个跟我交谈过的人认为原因在于香港的教育政策。自1997年从英国回归中国之后,本地政策阻碍大多数学校把英语作为其他科目的授课语言。 对港人英语水平下降的抱怨在回归之前就有了。在1988年,英国《金融时报》刊登了第一篇有关这一话题的文章,我们报道称,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Kong)对学生的英语水平特别担心,于是决定为三年期的课程增设为期一年的预科。 你可能会说,随着中国实力上升,年轻人如今疏远英语是自然的事。但香港大学法学教授陈文敏(Johannes Chan)告诉我,英语水平下降的同时,香港人的汉语水平也没有提升的迹象。 尽管他表示,他的法学系学生英语还是说得不错,“但总体看,如果你到社会上,看看年轻人,会发现他们不但英语越来越差,而且中文水平也在下降。他们的汉语水平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他们的中文写作惨不忍睹。” 无论如何,香港的目标并不只是充当中国面向世界的窗口。香港把自己视为一个世界性城市、一座可与伦敦或纽约媲美的城市,而世界性城市都说英语。 我们用一生时间才能精通一门外语,在世界各地,人们都在努力学习英语。他们不会突然转向学汉语,更别提粤语了。 无论国际力量对比发生何种变化,英语在未来多年仍将是世界性语言。香港在新加坡和上海的对手们了解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