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4年以来,美国H1-B工作签证名额锐减,由2003财政年时的19万5千个,到2004财政年减少至6万5千个,这导致出现了留学生“抢”签证的现象。而该签证在2008年的名额更出现在受理申请的第一天(今年4月1日)就全部用完,另外2万个提供给高学历人士的名额也于几个星期内被“抢购一光”的现象。

  5月是美国毕业的季节,大量的毕业生在这个夏天走出校园,涌入就业市场。但对于许多外国留学生来说,他们害怕迈出校园的大门。由于H1-B工作签证名额甚少,许多留学生根本无法申请到签证,面临着“毕业等于失业”的困境。

  微软公司主席比尔·盖茨就此事跑到国会展开游说。他表示,这样的移民政策正在赶跑那些最优秀、最有才华的人才。对于企业老板们来说,这些外国人才是他们最大的商业利益,然而有限的签证对于那些刚刚毕业的留学生和翘首企盼赴美工作的专业人士来说,则不异于关闭了美国的大门。

  根据美国联邦移民及公民服务局的估计,因无法申请到H1-B而将在美国进退两难的留学生人数,约在万人以上。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几位面临困境的中国留学生,倾听他们的故事。

   重返校园保身份

  去年12月毕业于纽约佩斯大学的硕士生Jessica今年1月正式收到了OPT卡(optional practical training,是国际学生毕业后,学校可以帮忙申请的一个一年有效的实习期),有效期一年。但她却没有在2008年的H1B签证申请日期结束之前找到工作。Jessica说:“2009年的签证要到2008年才能开始申请,但我的OPT明年初就要过期,即使我在明年初和明年4月这期间找到工作,也不可能申请到签证。”

  在咨询过律师后,Jessica了解到,如果她近期找到工作,她也只能申请2009年的工作签证,此项签证开始受理的时间为明年10月1日。在这个过渡期内,她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回国等签证,另一个就是留在美国继续上学,保住自己的合法身份。

  Jessica告诉记者,当初她毕业的时候就听说现在的H1B签证有配额,但她又听说研究和博士学历的留学生办签证不受配额限制。直到她与律师约见之后才了解,原来高学历H1B签证也有配额限制,只不过有额外增加的申请名额而已。

  Jessica的许多同学先后找到了工作,有些任职于大会计师行,也有些在投资银行工作。当初由于Jessica也想到大公司去工作,所以拒绝了不少小公司的工作机会。看着同学们一个个找到好工作,学习成绩优秀的Jessica不甘心最后落脚在小公司。

  在最近5个月中,Jessica相继得到了几个大公司的面试机会,但由于各种原因,她还是没有得到大公司的青睐。

  针对Jessica的情况,纽约华裔律师张峰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学生面临毕业时,应该尽早计划申请工作签证,不要等到最后才找律师咨询。张律师建议那些OPT实习期还没有过期的留学生,多留意非盈利性组织的工作,因为非盈利性机构H1B名额不包括在每年的配额之内。留学生可以通过学校或者招聘网站寻找到非营利性机构的信息。

  另外,张律师还建议Jessica考虑重新回到学校读书。他说:“这是最简单和方便的解决方法”。张律师还建议,如果留学生不能负担昂贵的学费,不妨找一个最便宜的学校先上一个学期,将来找到工作就退学,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是留学生保住在美合法身份的“最简单的办法”。

  从名校高材生到家庭主妇无奈的抉择

  3年前,梁女士和男友一起到美国读书,在加州伯克利大学攻读环境保护硕士学位。去年梁女士和男朋先后毕业,开始找工作。去年年底,梁女士的男朋友得到了一份在纽约的工作,薪资待遇和福利相当不错。当时梁女士还没有找到工作,于是跟着男朋友搬到了纽约居住。她说:“其实我男朋友的工资很高,就算我不工作他也能负担得起,但我还是希望能自己有份工作。”

  男朋友上班已经半年多了,但她的工作却仍然没有着落。她说:“我读的这个专业在纽约真的很难找工作,当初在亚利桑那州一个研究所想要招我,但我又不想和男友两地分居,所以就拒绝了。”

  梁女士的OPT今年6月15日到期,但她在今年4月1日工作签证受理申请期结束之前,都没找到工作。梁女士听律师说,就算下半年能找到工作,她也错过了签证申请期。在和男朋友商量后,他们决定结婚,保住梁女士在美国的合法身份。

  两个星期前,梁女士和男朋友领了结婚证,并立刻着手办H4配偶签证。毕业于名校的梁女士对此感到非常委屈,她说:“我好赖也是伯克利大学毕业的,可是现在做家庭妇女。看着过去那些同学们都在大公司或者研究所工作,我心里很不平衡。”

  张峰海律师分析说,像梁女士这样趁身份还合法的时候调整身份至H4或者F2,都是解决无法申请H1-B签证的方法。但他也表示,虽然此法容易操作,但将来想把身份重新转回H1B,就不像从学生签证直接转换到工作签证那么简单。张律师表示,对于打算在美国找工作的华人学生来说,在美国保持合法身份是第一位的。

  张律师指出,许多留学生只在一个地方寻找工作机会,这是不可行的。他说:“留学生们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工作机会,而不是只把宝押在一个地方。”一旦找到工作,申请到了签证,将来换工作,转换签证非常简单,并且不占每年的H1-B名额。

   回国等签证与运气搏一搏

  金小姐2005年毕业于纽约帕森设计学院,目前在纽约从事广告设计工作。回想起当初申请H1-B的事情,她说:“我很幸运,顺利申请到了签证。”原来,金小姐毕业后一个月就找到了一家美国大广告公司的工作,当时她持有OPT签证,所以公司答应,一旦有H1-B名额就立刻为她申请。结果,去年的H1-B名额刚刚接受申请两个月就全部用完,金小姐在美国拿的是本科学位,她已经没有机会拿到额外的高学历工作签证。

  当时,她的OPT于去年5月到期,但今年的工作签证从去年10月开始申请,在中间这5个月的过渡期里,金小姐没有在美国的合法身份,公司只能停止雇佣她。经过公司律师的协调,金小姐和公司达成了协议:她在5月和10月之间回中国等签证,公司从10月开始帮金小姐申请工作签证,然后她拿到申请名额后去美国驻中国大使馆签证。

  金小姐这样的做法有些风险,律师说:“如果美国大使馆拒绝你的签证申请,你很有可能将来不能再回美国了。”金小姐离开纽约之前与公司签订了合同,合同上注明,如果金小姐不能在10月份取得赴美签证,并回到公司工作,公司将取消为她预留的职务。

  去年5月,金小姐把租的房子退掉,带着行李回到了北京。同年10月,金小姐在纽约任职的公司按照合同帮她申请了H1-B名额,3个星期后她的申请就得到了移民局的批准。一拿到公司快递到北京的材料,金小姐便迫不及待地去大使馆签证。金小姐顺利得到签证,并于一个星期后回到纽约上班。

  张律师表示,像金小姐这样完全按照移民局的规定“回到居住国家”,然后等着申请签证的留学生大有人在,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金小姐那样幸运,找到一个可以为她预留工作职位的工作,并顺利得到回美签证。张律师说,许多中国留学生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回到中国等签证,但仍然有一大部分人最后被拒签,与H1-B从此无缘。

  张律师建议,如果留学生想要回国等签证,一定要与任职公司达成协议,但是风险很大。如果公司突然变卦或者聘请他人代替你的职位,这将是对回国等签证的留学生最致命的打击。

  华裔律师答疑解惑

  对于那些仍然持有OPT卡,却没有找到工作的留学生们,张峰海律师提出了一些建议。

  1,重返校园,保持身份,从长计议。

  2,现在许多机构的工作机会都不占用H1-B名额,所以留学生在寻找工作机会的时候,也可以考虑申请类似的工作。比如说,非营利性教育和研究机构和一些政府工作都不受名额限制。

  3,留学生如果有特殊才能,可以跳过申请H1-B签证,直接申请其他类型签证。比如,O-1签证。O-1是适用于在科学、艺术、商业、体育等方面有“超常才能”的外国人在美国工作的一种签证。

  4,如果申请者是持有J签证,在美进修的外籍医师和互访学者可以向所在州政府申请Conrad 301立法计划,这些人员申请H1-B也不占名额。

  另外,许多留学生可能不知道,没有正式获得学位证书的留学生也可以申请硕士以上H1-B签证。只要修完所有课程,他(她)可以从学校申请一份证明信,表明这位学生学业证书将于何年何月颁发,这样他(她)就能申请高学历H1B了。

  最后,张律师说,目前留学生在找工作时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H1-B名额不够,但天无绝人之路,只要提早做好准备,及时调整身份,留学生们都可以保持合法在美身份。张律师建议,留学生在毕业前夕应该随时留意移民局网站刊登出来的最新移民资讯,与律师保持联系,便于了解移民政策,及时修改自己的学业计划,应变就业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