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在网上与大陆的亲友聊天,不时被对方追问在美国读书的种种问题。下线后,在感叹国人赴美留学的热情依然高涨之余,我忽然想把这些年自己在美国读书的一些想法和经历总结一下。

    中国人两千多年来一直深受孔老夫子的影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古训仍然普遍被国人奉为成功的圭臬。故中国人自幼就被家长和老师耳提面命地教导说要好好读书。

    如今富庶的美国仍然执世界科技之牛耳,走一条到美国留学然后申请工作和定居的学术之路,仍然是以理工见长的年轻国人心中熊熊不灭的火焰。

    但那些在美国读书的来自大陆与港台的年轻人,好不容易才博士学位到手后,却发现美国远不是心目中那块“书中自有黄金屋”的乐土。由于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博士产自美国(不计美国“巴灵顿”式的“野鸡博士”),原产自其它国家的博士又争先恐后地赴美国作博士后研究,加上美国这几年高科技泡沫破灭、经济不景气,以致连美国也吸纳不了这么多来自全球的高科技人才,所以美国每年都有许多博士面临毕业即失业的窘况。

    无奈之下不少博士被迫再去做博士后研究,而且一做又是好几年,中途不乏转业再做其它的,甚至被迫“沦”为家庭主妇、煮夫。这真是人才和资源的最严重浪费。

    前段时间那位在加拿大因长期失业愤而自杀的毕业自中国清华大学的双料博士,许多人责怪他智商高、情商低,心理承受能力差,但谁又真正了解他经过了这么多年高强度的寒窗苦读后,内心的痛苦与失望呢(人生近一半的年华,而且是最好的年华都耗费在学业上,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谁又能真正泰然处之呢)?有人将Ph.D.(博士学位)戏称为“Permanent Head Damage”(永久性的脑损害),真是入木三分。

    美国的博士过剩,还因为崇尚学术自由的美国没有全国统一的诸如“博士培养X年规划”之类的人才培养规划。教授们对招收博士生的数量有很大的自主权。只要教授手中有研究项目、有经费,就需要有高素质、低报酬的人才替他/她兢兢业业地干活。有的项目可能一干就要好几年,还不怕这些人才中途撒手不干。

    到哪儿去找符合以上各项严苛要求的人呢?对,最好是博士生,或者称之为超级学术蓝领更确切。至于博士生毕业后的出路在哪儿?对不起,这可不在教授们的考虑和管辖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