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大学,每门课的成绩是由上课回答问题、作业、测验和期末考试这四个部分的成绩组成,它们在总成绩里所占的比例根据课程的不同有一些变化。虽然一门课的成绩不是由期末考试唯一决定的,但它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最能反映同学们对期末考试态度的是图书馆。

    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很大,条件也很好,冬天供暖比宿舍早,夏季空调始终开着。座位也很舒服,各种大小沙发、茶几一应俱全。沙发非常宽大,三人沙发可以躺在上面睡觉,坐上去真是太舒服了,但是我很少享用,因为坐在上面学习,不用多久,瞌睡就上来了。一人一套的学习桌椅很宽大,桌子上有台灯、电源插座和上网线,摆上手提电脑、各种参考书和笔记本作业本,桌面还绰绰有余,非常方便,为了防止互相干扰,每张桌子之间还有小隔断。

    在美国,同学除了学习,还要打工和参加许多社会活动,所以平时图书馆的人不多,到处都静悄悄的。我刚上大一时在这里看书还真有些紧张,可能是在国内看那些侦探片闹的,担心哪个角落里藏着什么坏人,突然蹿出来。其实这是虚惊。到了期末,情景就大不一样了,往日空旷安静的图书馆,到处都坐满了同学,噼噼啪啪的打字声此起彼伏;学累了躺在沙发上睡觉的学生随处可见;有的同学甚至带着睡袋、食品和饮料,占上一个座位,睡袋放在沙发上,饮料食品堆在地上,打起了持久战。困了就钻进睡袋睡上一觉,饿了就吃带来的食品,再不行图书馆还有小卖部。他们在图书馆一干就是好多天连门都不出,对容貌也不太讲究,女生们披头散发,谁也不太在乎。图书馆也由平时凌晨两点关门改为通宵开放。

    这时大家都来去匆匆,在餐厅里遇到要好的同学也说不了几句话,互相看看,因为熬夜,彼此都成了熊猫似的黑眼圈。考试期间,餐厅在夜里也有免费牛奶和饼干供应。

    最有趣的是我们学校有一个传统,就是在开始考试的前一天晚上8点整,学校钟楼的钟声一响,同学们都跑到室外,三五一群地集中在一起,放声尖叫。这是学校为减轻大家的心理负担、排解压力想出的办法,已经延续了几十年。每到这个时候我们一大群要好的女同学都跑到院子里,扯着嗓子大叫,发泄着这么多天来心里的郁闷,完全没有了平时矜持、端庄的淑女样子,直到嗓子喊哑了才回到宿舍,感觉还真是不错,心里轻松多了。

    即便这样,上个学期期末考试期间,救护车还从图书馆抬走了一位同学,第二天又从我们宿舍楼抬走了一个。据说图书馆的那位是因为心理压力太大,有点承受不了了;我们宿舍楼的这位是这么多天连续复习,体力透支太多。这种事如果发生在中国,还不被各家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学校的校长也会因此承受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可是在美国,大家好像司空见惯,谁也不说什么。看来学生怕考试,美国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