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看到些议论关于中国人跟老美恋爱时引起的伤心,所以想了些中国人和美国人为人上一些很不一样的地方。

    首先是选择空间上的差异。美国跟中国比,当然是自由社会了。自由社会里人的选择自然比我们中国社会多了许多。先说中国。不单是体制问题。几千年的传统,孔老夫子早已为我们每一个人订造好了生活轨迹。人分三五六九等,仕学兵农商,三纲五常什么的,所以啥身份,在啥位置,该如何行为举止,该如何思想,都有定规。想出格?那不是被拽回来便就是贬了。所以中国社会说复杂,的确是,老外就弄不清楚。可对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人们来说,不难。因为很多时候没有选择的问题。麻烦多是想选择而不能的烦恼。电影Matrix里说社会里总有10%的人无法被社会程序编进去,从而便格格不入,多出许多生活上的麻烦来。我觉得现实生活真的是这样,有些人是无法适应是前已经编制好的生活的。美国人因为选择多些,所以在生活方式和做人的风格上便有比我们多样化些。

    老美首先有个宗教问题。他有宗教上的自由:信教还是不信?信啥?光对一本圣经不同的理解的便出了数不清的教派。另外上学,要自己选课。专业,也要费脑子选。选了一份,不好,再换。不想读学位了,出去工作些年,回来再读。没有钱?没关系,只要能弄得到点信用,大把人急着借钱让你花。可以花到你破产。年轻时,如果愿意,一路上可以去试试不同的城市,试试不同的生活方式,试试毒品,试试不工作,反正选择多了去了。选择多了,麻烦也多。不少人便在这种选择中遗失了自己。那个10%大概变成了美国人说的screw-ups or weirdoes,或者即使是看似正常的,还有那些closet alcoholic, Neo-Nazi fanatic, recreational drug user, obsessive compulsive, severely depressed等等等等这些中文没有完全可以对等的东东来。这让我们这些个单纯的中国人如何交道(不是说咱中国人里没有,都是人,咋会呢?不过我们有don't ask don't tell习俗,另外大概是被压抑住了)。

    再说恋爱。爱情本身就是很说不清楚的东西。中国人的恋爱多少是现实的和理智的。因为我们这个民族更着眼将来,所以爱一个人时多是按着结婚对象来看的。这样便免不了连带考虑到不少实利的东西。男人能不能挣钱,女人能不能给男人带来面子之类。可是受人吸引本身多少要跟理智不和的。比如说如果你是老大,习惯了照顾人,女的也许会被那种任性的小弟弟坏男人类型吸引,因为你本能的想照顾他。如果你是男的,你也许总是不自觉盯着爱撒娇的小女人,因为你想照顾她。如果本能跟理智相符便好,若不符,自然是麻烦。

    到了美国人,因为美国人作为群体更注重现在感受,所以似乎恋爱的感性要比理智多些。不是每一个恋爱的人都会被看作是结婚对象。总要试了再说。我知道的一对老夫妻试到了有孙子时才感觉应该结婚了。还有一个离了婚的女孩,过去一年里谈了5,6个了,最近又有了新的。我已经不再试着记她男朋友的名字了。上一个吹掉因为她嫌那人要用她的时间太多。她没工夫。要说作为结婚对象,那人一流。还知道一个男的,长相一般,可是性格,机智一流,把女人迷得死心塌地得跟他。这人从来没有正经工作,可总有有钱的女人的跟他在一起,要死要活的。他谁也不娶,不过是混着花那些女人的钱。那些女人死心塌地的让他花。还有一个女律师,才智长相都很好,找的男友却比她差好远。我知道的三个里一个是监狱里的终生犯。号称她是有commitment problem.

    这么多的选择自然让人伤脑筋。比方说美国人有个理论说女人里codependent居多。这种症结的问题在于人并不清楚自己的意愿,所以便以满足他人的意愿做为自己的满足。这种人多时候会跟自大狂或者alcoholic纠缠在一起,因为alcoholic大多也是自大狂。两家在一起,刚好相辅相成,自大狂做坏人,可以让codependent感觉自己是一个多好的人。一种恶性反馈。这种纽带听说一般很强。听说codependent多是由于而是抑或父母里有alcoholic,抑或是父母管教极严,孩子努力做好孩子以争取赞同,最后发展到忘却了自己(照这个说法是否中国人都多少有些codependent?)

    不管怎样,爱就爱了。爱的感觉很好。不过要能找到自己大概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