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世纪,虽然美国经历了引人注目的变化,但是许多价值观、社会传统习俗和道德观依然如旧。追踪过去百年美国生活各个方面的统计反映了这些变化和连续。

  1900年至2000年间,美国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但也显示出强劲的连续性。美国人的物质生活标准至少提高了8倍,而对宗教的信奉却几乎没有变化。虽然联邦政府大力扩展它的各项计划和措施,但是20世纪末的自杀率却与该世纪初持平。题为“第一个有统计的世纪”(The First Measured Century) 新的研究反映了这些和其他细节。

  美国人口自1900年普查统计的7千6百万增至2000年的2.81亿。增长的部分原因是20世纪初的高出生率和1946年至1964年间的婴儿潮。另外一个原因是预期寿命自1900年的约50年猛增至2000年的约76年。人口膨胀还与两次移民高潮有关:第一次移民潮一直延伸至1924年,主要来自南欧与东欧;第二次高潮出现在1965年,移民主要来自拉丁美洲和亚洲。整个世纪美国人都在西移,因而造成中西部和东北部人口下降,而西部人口上升。美国人还改变了他们的居住模式,20世纪初的几十年间从农场迁往城市,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又从城市迁往郊区。与人们普遍的想法相反,美国人搬迁次数不比以前多多少:1948年平均5个人中有1人搬迁过,而1999年6个人中只有1人如此。

  工作上的变化

  在1900年,多数(42%)男性美国人从事第一产业,如务农和渔业;到了1998年,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只有4%.从事管理和服务工作的第三产业人数出现了大幅度增长,从21%增长到58%.有趣的是,1998年从事第二产业工作(如工厂工作)的人数比例 与1900年时完全相同,均为38%.工作也安全得多了 — 例如,铁路和煤矿工伤死亡人数自20世纪初的每年约5千人下降至今天的约1百人。

  与另外一个普遍想法相反,美国妇女的家务活有了大幅度减少。1924年,罗伯特和海伦。林德(Robert and Helen Lynd)在印第安那州曼西市(Muncie,Indiana)进行的社会调查中发现,87%的家庭妇女每天平均要干4个小时或更多时间的家务。她们要烤面包、给家人做衣服、腌制自家吃的食物和手洗衣服。“第一个有统计的世纪”项目于1999年重复林德的调查时,发现只有14%的该市的家庭妇女说每天干4个小时或4个小时以上的家务活。自商店购买的食品、各种电气用具、洗后凉干就穿的衣服,还有其他种种改善,将家庭妇女从单调乏味的家务劳动传统中彻底解放了出来。

  孩子少了,家务活少了,美国妇女涌入了劳动大军。1900年时,就业总人数中已婚妇女占6%,而1998年是61%.最初,妇女只限从事特定的职业和其他职业中较低的职务。这些障碍逐渐消逝,到2000年,几乎一半的经理、管理人、政府官员、心理学家和会计师都是妇女。从铲挖槌敲到填写表格和商讨协议要求大规模和大幅度提高就业者的技能。教育的迅速发展完成了这一使命。1910年时,13%的成年人至少受过中学教育,而到1998年已上升至83%.

  令人惊奇的是,1900年大多数(60%)的中学毕业生为女性。男性学生退学找工作。教育在尽可能范围内得到发展:儿童入学年龄提前,在校时间延长;大学毕业生的比例显著提高;研究生院成为培养律师和医生那样专业人才的必由之路;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学费上涨了7倍(扣除通货膨胀因素)。

  婚姻、生育率

  尽管社会变化巨大,在整个20世纪美国人对结婚的信念基本未变,但情况也有所变化。1900年时,初婚女子的平均年龄为22岁,男子为26岁。之后,初婚年龄呈下降趋势直到1960年左右。随后,出现初婚延迟的趋向,1996年初婚女子平均年龄为25岁,男子为27岁。离婚率已从每年每千名已婚妇女4人上升至约20人。应该指出,这并不意味如今一半婚姻将以离婚告终。如果目前的趋势保持下去,约1/3至40%的婚姻的最终结果是离婚。

  性行为随婚姻模式也发生了变化。1900年罕见婚前性行为(19岁妇女中仅占6%),但是到了1991年已司空见惯(74%)。异性同居1960年以前几乎闻所未闻,然而现在却是婚前的普遍模式。

  但是民意调查表明,如今婚外性行为少于20世纪初始时。态度反映了行为上的变化。在1972年,27%的成年人认为婚前性行为“根本没错”。1996年44%的人表示赞同。婚前性行为获得相当的认同,但婚外性行为却普遍受到谴责:1972年认为它“根本没错”的有4%,而1996年只有2%的人这么看。

  总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 TFR)指的是所有妇女一生的人均生育子女数。20世纪中TFR经历了起伏。1905年时,它是3.8个孩子。在大萧条时期,降低到两个孩子多一点。在婴儿潮年代,又恢复到3.8个孩子。1970年后,TFR降低到美国维持人口平衡所需的水平以下,并就此保持了30年。

  这些在婚姻、性行为和生育率方面的变迁可以看做相互间没有内在关系。婚前性行为已不再受到普遍谴责,婚前同居已家常便饭。在这个意义上,性行为与婚姻不存在直接关系。由于在生育控制方面的技术进步,性行为因而和生育率也没有因果关系。因为越来越多的妇女未婚生育并抚养孩子,婚姻和生育率也可各行其道。

  1924年时,几乎所有曼西市的中学生和他们的血缘父母生活在一起。1977年约3/4的中学生和双亲同住。而在1999年,比例已降至1/2.然而,父母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长了。在1924年,曼西市60%的父亲每天平均和他们的孩子在一起至少一个小时;到了1977年,这个比例已达到81%;1999年的比例为83%.

  更高生活标准

  美国人日常生活中最大的变化或许是居住条件?在20世纪里,美国的住房得到令人注目的改善。难以想象1900年的居住条件:没有集中供暖、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

  想象一下和其他5个人住在可停两辆车大小的车房,生活设施只有一个木柴炉子、煤气灯、手泵水井、一处户外茅房的生活。再想想改变了住家的纷至沓来的发明创造:电、集中供暖、户内卫生设备和自来水、洗衣机和烘干机、冰箱、空调、收音机、电视、电话和个人电脑。小小车房大的面积变成了两层小楼,一人一间卧室。

  车房成了一辆家庭汽车,后来是多辆车的家。1900年时,汽车总量为8千辆。到了1930年,大多数家庭都有一辆车;20世纪末,许多家庭有两辆或更多的车。私家车是大多数美国人目前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一个世纪以来,美国机动车每年行驶里程增长了2.56万倍。虽然这造成交通堵塞和烟雾污染,但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自由机动性。每年黄石国家公园(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的观光者从1904年的1.3727万人猛增至1998年3.1百万人。

  宗教显示了强大的连续性,但也发生了重要变化。每周参加宗教仪式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显著稳定:1939年时为43%,1998年为40%.信仰上帝的人占总人口的百分比一直在95%与99%之间波动。卫理公会(Methodist)那样的基督新教主流教派已逐渐被福音教派如南方浸礼会(Southern Baptist)所取代。信仰基督教新教的人数逐年减少。

  罗马天主教(Roman Catholic)信徒自13%增长至23%.其他宗教也得到发展:东正教(Eastern Orthodoxy),后期圣徒会(Latter-Day Saints)和伊斯兰教(Islam)发展迅速。信奉犹太教(Judaism)的人数基本未变,仍是2%.主张宗教应多元化的人增多了。1924年曼西市91%的中学生认为基督教是“唯一真正的宗教,各民族都应皈依基督教”;而在1999年,只有42%的人这么看。

  20世纪里美国人的健康和安全得到极大的改善。营养、卫生和取暖上的改善,以及新疫苗和新疗法消灭了一个世纪前折磨千白万美国人的疾病。但并非一切完美无缺。那些征服了小儿麻痹症和百日咳而活得够长的人却不能逃脱心脏病和癌症的侵袭,对有效防治这些疾病的研究进展缓慢。此外,由于性乱行为发展速度超过了医学进步,性传播疾病得以蔓延。

  卷烟 — 我们自愿承担的最大健康风险?的消费量自1900年人均54支增加到1964年人均4千支的顶峰,那一年第一次公布了卫生总监关于吸烟与健康的报告(Surgeon General's Report on Smoking and Health);到1999年,消费量已减少一半。非法使用毒品,尤其是大麻,60年代出现增长,后来曾有所减少,但在90年代又再次增长。安全在整个美国得到改进,意外死亡率降低了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