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萨诸塞州是美国历史最优久的新英格兰地区重要的教育大州。美国的不同州有很多方式表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比如每一个州都铸有代表本州的独一无二的25美分硬币(收集这些不同的硬币已经成了我目前的一个小小爱好)。每个州也设计有本州的车牌小标语,比如纽约是“帝国之州(The Empire State)”,新泽西是“花园之州 “(The Garden State)””,内华达是“银色之州(The Silver State)”,而马萨诸塞州就写着“美国精神之州 (Sprite of America)”。马萨诸塞州不仅有哈佛和麻省理工这两所明星大学,而且有美国非常著名的中学。其中一所就是出了很多传奇人物的威斯理女校。这里除了比如希拉里"克林顿、宋美龄等知名校友。当然,除了这所学校之外,麻州还有不少这样的贵族私立学校。这些贵族私立学校的一个共同特点是非常高的学费——美国的公立中学是完全免费的,而寄宿私立学校的学费可以高达一年近4万美元。放弃免费的公立中学不读,把孩子送到离家很远并且还交上这么高的一笔学费,家长自然有其理由。一般而言,公立中学是就近入学原则,一般不能择校。而私立学校择没有这种约束力,家长一年一交学费,什么时候不满意了可以随时把孩子转走。这样的情况下,要想吸引家长交出这么大一笔学费而且是一直交下去,私立贵族学校自然要办的“相当的”与众不同。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来到马萨诸塞州非常有名的一所私立贵族A学院。用一天的时间体验了这所建于1834年,有170多年历史的老校。

   在去学校之前,我对这所学校仔细地了解了一下。这所学校占地71英亩,目前是男女生都招,但是在历史上一度只招收男生,不招收女生。直到1974年才重新招收女生。目前教师90名,在校学生是640名,其中包括150名初中生,490名高中生,每个课堂的平均人数是13人。300多台电脑,其中150台供学生使用。从明年起,这所学校将启动一个新的计划,保证每一个学生都拥有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在历史上,这所学校曾经出过的名人有:1883年校友,道琼斯公司的创办人爱德华"琼斯(Edward Jones);1983年校友,国家地理公司的创始人及担任国家地理杂志总编长达55年的吉尔拜"古罗斯为罗(Gilbert H. Grosvenor)等等.

    由于学校不在波士顿,而是在波士顿东部40英里的一个城市,所以我得一大早5点半起床,坐地铁到South Sation地铁站去赶6点50的火车。来美国还第一次赶这么早的火车。马萨诸塞州不同于美国的其他州,这个州鼓励公共交通,因此马萨诸塞州海湾交通局旗下的公共交通也非常的发达。估计可能太早,火车上的乘客很少。在美国火车已是被边缘化的交通工具。晕晕乎乎地睡了一觉,一个小时很快就过去。走下车站,学校里的西班牙语老师艾伦已经在站台上等我。他居然带着声调的把我的中文名字叫了出来,听着他这么标准的读音,我还以为他会讲汉语,没想到他说他是自己凭感觉猜的。看来西班牙语老师的预感就是不一样。

    说到外语,这的确是美国学生的一个问题。由于英语已经成了世界普通化,不说外语也能走遍天下,所以美国教育长期以来对外语的教学不够重视,学生的外语水平和对外国文化历史的了解相对比较不够。这些年,美国的教育部门和学校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着手强化外语教学,外语已经成了很多学生的必修课。除了传统的拉丁语、法语和西班牙语课程之外,很多美国私立中学已经意识到中国和亚洲的崛起,已经开始设置中文课程。而美国的大学委员会也在2007年5月推行了AP Chinese (汉语高级水平)和AP Japanese (日语高级水平)考试。

    艾伦开车,学校很近,不一会儿就到了。其实他是一个很年轻的老师,去年刚来这个学校,不过由于工作的很出色,今年已经被提升外语系的主任了。

    进入校区,学校很大。两个停车场停着很多车,一个是老师的停车场,一个是学生的停车场。虽然这是一所寄宿学校,但是并不要求学生一定住校,可以选择住家、住校5天或者住校7天,所以不少学生开着自己的车来上学。学校建筑很像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的老建筑。艾伦给我介绍说,,这是早期英国寄宿学校非常常见的建筑风格——红砖墙,很高的白屋顶。学生8点上课,我们到的时候刚刚下第一节课。学校要求每一个学生必须着正装,所以男孩子们大多数都穿着西服打领带,女孩子们相对随意一些,但是也不能太随便。

    艾伦首先带我去了学校的餐厅。餐厅很大,分成两个大厅——一个给高中生,一个给初中生。大厅里挂着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国旗和区旗。学校每一个学生都能找到他们自己国家的国旗。学校只有一个海地的学生,但是海地的国旗依然挂在大厅中显眼的位置。“学校希望给学生创造一个多样性的学习生活环境,当他们在这里学会尊重不同的文化的时候,他们以后才能成为真正个国际公民。”为了促进学校的多元化的氛围,学校专门设立了“多元化办公室主任”职位,现在任职的是一位黑人R,他告诉我这里的多元不仅仅是指文化的多元,而且是指价值观的多元。比如前一天就是学校的“沉默日”,据说这一天是为了让学生们尊重同性恋们的性取向。

    我们随后又去了学校的大礼堂,见到了这里的“住宿部办公室主任”。听着这个头衔,按照我的理解,这个办公室肯定就是专门安排学生住宿的,他的办公室里肯定挂满了钥匙。结果走进他的办公室,发现这里找不到钥匙,却是各式各样的乐器。原来他管的不是房子,而是怎么样让学生住在学校里课外活动可以更加丰富多彩。难过这位毕业于伯克利音乐学院的主任把自己的办公室放在大礼堂的二楼,推开门就可以俯瞰到学生交响乐团排练的场所。“不好意思,我今天办公室特别乱,我们今天下午就要带着14个学生去纽约参加一场演出了,所以忙着收拾行李呢!”他笑着告诉我,她已经在这所学校工作25年了。像V这样在这里工作这么长时间的人还不是少数,比如外语系的主任E女士就在这里工作20年了,而校长D在这里已经工作10年了。校长干脆就住在了校园里。

    “这是我的‘Yellow Houese’,我和家人都住在这里。”这是这所学校的一个传统,校长的家是校园里非常与众不同的一个建筑——其他所有的房子都是红色的,唯有这个建筑是黄色的。从这所房子走到他的办公室,只需要两分钟。

    除了校长之外,大约40%的老师也住在学校里,有的和学生住在同一层楼里,兼任学生生活辅导员。有的住在校园周边的房子。除此之外,学校给老师提供免费的中餐和晚餐。这样,老师和学生吃饭的时候也在一起。稍微有点区别就是老师就餐的地方在一个不高的台子上,但是学生如果有问题也可以坐到这个桌子上和老师边吃边聊。

    快到中午时间了,学生们也下课了,餐厅里热闹的不得了。穿过教学区在去餐厅的路上,我发现一路上到处仍的是学生的书包。“书包这样到处仍不怕丢了吗?”我很好奇的问。“一般情况下都不会丢,在我们这所学校里,大家彼此已经养成了一种互相信任的习惯,学生们觉得书包太重,就把书包丢在路边,吃完饭之后再捡回去。”艾伦告诉我,“其实你仔细看看,你会发现很多办公室和宿舍都是不锁门的,信任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信任!其实这是我在美国能够感受到很多美国人的可爱之处。由于美国严格的信用记录和不错的道德教育。在美国很多地方。信任已经成了一种自己的约束、比如在哈佛的很多图书馆。书架上的书根本不设防,就一架一架地摆在那里给你随便挑着看。书架的旁边还会有一些小沙发,学生也可以坐着看、躺着看。可是在国内的很多图书馆,读者是不能随便进入图书馆自己挑书的。必须填好条子让图书管理员去帮你拿,否则有很多书可能会被乱放或者破坏。我又想起前不久我的一个同学的IBM手提电脑电源线坏了,非常着急。我帮他在深夜打通了IBM(也就是联想)的客服,那边的客户代表只让我们报了一下电脑的型号,就马上答应在第二天给我们寄来一个新的电源线和转换器,根本没让我们给我出示什么购买发票或者什么其他证件。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难怪很多国内的朋友来美国了都说不少美国人其实挺单纯的。

    吃完午餐艾伦邀请我去他的办公室。可是走进办公室我才发现他的办公室其实就是一个教室——教室的角落里是他的办公桌——为了让学生有尽可能多的机会和老师在一起,学校干脆把老师的办公室放在了教室里。而学校的教室装备的也很不错,除了黑板、投影仪,还有无线网,学生可以随时随地登陆校园无线网络。

    这所学校也招收了14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听说来了位一个中国朋友,4个中国学生非常热情的来看我,并且主动提出带着我去参观他们的宿舍。可是教务处长说,“只有成年人才能陪同参观宿舍。”那个叫Dale的小伙子马上说:“老师,我昨天刚刚满18岁,我今天已经是成年人了。”和他们的交谈比我想像的要愉快很多。我原本以为这样的贵族的学生应该都是那些家里钱多的不得了,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没想到他们也是几个非常刻苦的孩子。Dale考上了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David考上了密歇根大学和普渡大学。“我们争取以后也能考上更好学校的研究生,然后找个机会回国发展。”

    看着这些孩子亲切朴实的笑容,我感受到了“他乡遇故知”的亲切。Dale告诉我:“我们学校的14个中国学生,去年得了一个数学比赛的奖,所以为学校争取了不少荣誉。从今年开始,学校会增加更多的中国学生的名额。”

    参观完宿舍,Dale和比他小三岁的弟弟David还有一个广东的小伙子一直把我送到校长办公室。在那里和Dexter校长交谈了半个小时,校长开着他的车把我送到了火车站。

    坐在大厅等回波士顿的火车的时候,我细细回味着这一天所经历的一切。多元化、师生社区、先进的教学设备是这个学校给我的最深的感受。翻看着校长送给我的一本学校精美的宣传手册(其实这本手册主要是给未来的家长们看的),我发现学校的校训非常醒目的写着
“Achieve the honorable”,对于这句话,学校在后面的解释是:“我们不仅重视学生的成功,而且更加重视取得这种成功的方式,我们希望学生以光荣的方式获得成功。”

    回到家,在我的好朋友美国中学生George家里吃饭。他给我看了看他去年在中国做交换学生的时候拍的中国中学的照片。其中有一张是中国学生集体做操的整齐一幕。George用了一个“scary”(吓人的)这个词来形容。在我的印象里,热爱的中国的George似乎喜欢中国的一切,甚至有时候超过了同龄的中国孩子对中国的自豪感。但是唯独在这一点上,George无法接受。看着这张照片,回想起我自己的经历,我在想:为什么中国的中学教育不能像美国这样多元化一些呢?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这一天的雅虎首页的头条新闻也用的是类似的一张照片——无数的孩子穿着没有任何差别的衣服,做着没有差别的体操。而A的孩子们正在操场上愉快的打着曲棍球,或者正在玩着自己喜欢的游戏。

    美国的Dale和David能在这么好的美国中学读书,他们无疑是幸运的。中国中学教育和美国中学教育的最核心的差别不在硬件上,而在于整个学校的教育理念、老师及管理者的思路上。这些年,美国的中学教育正在向东方的教育方式学习,比如延长学时、强化基础课程、增加学生评估等等。中国的教育家们,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多向美国的中国管理者学习,给更多的中国孩子创造一个多元自由健康的教育氛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