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清(巴蜀笑星)

  生活中,要做到忘记和铭记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这就像要爱一个人不容易,恨一个人也不容易一样。有的人把金光闪闪的功德箱成天背在身上,到处游说;有的人把五颜六色的爱和慈悲,挂在巧舌如簧的嘴巴上,甚至大写在草纸上,以示挚爱火热的程度一点就燃,丝毫不踩假水。他们厚着脸皮,高举着善意的把戏,显示自己对朋友是多么的忠诚和伟大。有这种行为方式的人,世面上还真的多得像蚂蚁搬家,像苍蝇狂舞,像野狗迷途,单飞的和不是单飞却假冒单飞的,邀功请赏的,心怀鬼胎和各有所图的,只要你愿意成为多管闲事的人,伸手一抓就是一大把。奇怪的是,这种尽弹高调,而高呼口号与高举博爱大旗的人,自然能够博得更多人的欢心,容易迷惑人的心智,蒙蔽人的双眼,甚至讨得异性的欢爱。但是美丽之下,往往必有陷阱。很多人愿意为美丽献身,走进无数的陷阱之中,还从没有受伤的感觉。

  与此同时,生活中还有一些人,显得有些落寞,甚至与众不同,对于朋友的友谊或者关爱,看起来没有啥子动作,甚至也没有一点取悦和讨好的意思,可是他们把朋友间的这种爱,深深地埋在心里。如果朋友真的需要援助,需要帮忙,他们会悄悄地出现在你的面前,一句暖语,一个祝福,甚至一个踏实的眼色,对你也是一种莫大的安慰。然而生活中,这种不露声色的关爱,却被少有见识的人忽略,甚至遗忘。

  在我们迷离多变以及色彩丰富的生活中,像发生在甲、乙这对好朋友身上的事情,也经常而且时时发生在我们身上,但是很多人容易记住被乙打甲的那一巴掌。记住挨打,对那些只记住邪恶的人而言,也就记住了仇恨,记住了“我的好朋友打了我一拳”,而不是“我的好朋友救了我”。

  而乙的好朋友甲,却把挨打的那一巴掌写在了沙滩上,是一种暂时的怨气和发泄,但决不是刻骨铭心的恨,就像老汉打了娃娃一巴掌,虽然疼痛,但没有恶意。那一巴掌是无缘无故的,真的挨得有些莫名其妙,而甲却没有以牙还牙,还以同样颜色。其实,甲写在沙滩上的挨打的标志等于没写,但不等于没发生甲挨打的事情,而甲却愿意把这件不光荣的事忘记,甚至忘得一干二净。忘记“耻辱”是痛苦的,也是不容易的,而甲并不觉得有辱人格,甲很坦然地面对朋友。在这件事上,可见甲之胸怀以及对朋友的真诚与真爱。之所以这样说,当乙把甲从水中救起来的时候,甲依然写上了“我的好朋友救了我”,但这一次甲没有把字写在沙滩上,而是刻记在石头上。这样的刻写是真诚的,是永远地记住朋友的救命之恩,是不能轻易、也不该忘记的。

  但是乙不聪明,也不愚昧,可是乙却不懂得更多的道理。我们生活中的好多人,或许像乙一样,是不懂得人间真爱的,朋友间的情谊的,记住的往往是仇恨而不是恩情。所以才会有乙问甲:为什么把两种不同的事件写在两种不同的地方!而甲回答:写在沙滩上的是因为沙滩可以帮助我忘记挨打的事件,而刻写在石头上,是因为我们生活中需要更多的铭记。

  生活中也许还有更多可以使我们忘记,或者铭记的东西,但是我们该如何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