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六级语言测试的实践领域中有说不完的议题,有大片仍待开垦的处女地,同时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也有甚多,本文就其中一种四六级考场上的特别的风景和大家聊聊,这就是四六级考场的“炮灰”现象。 从《圣经》里也许不能找到一个描述“炮灰”的一模一样的例子,但在《圣经》中却包含着一些典故和传说,体现出一个思想:铤而走险也许是因为涉及之人有“两难”之选。说白了,情非得已。 四六级考场上的一些考生也许有他的情非得已。考场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浓缩,就让我们一起看看吧。 考场“炮灰”表现之一:裸考 “裸考”这个词语的出现曾引起徐可风无限的想象,基本上和当时徐可风第一次看到“黄页”这个词语一样。当然文字的表面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但文字的内涵仍旧有待解释。很多考生说“裸考”是种情非得已啊,但我很难理解这种情非得已。干某某至少还没有到have nothing on的程度,但却有不少考生连available, subject,verify这些四六级的基本词汇还没有准确掌握,就上考场了,徐可风觉得,与其说这是一种单纯的冲动性行为,还不如说是一种做事的态度,一种对待自己人生的态度。 正如一位老教授曾私底下和我说,裸考者此生必无作为。此话也许有点偏激,但品味一下,还是令人深思的。 考场“炮灰”表现之二:选择题都选C 无可否认,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说,存在多种方法是有利的。正如斯坦纳把多元化的功能和进化的功能划等号。但前提是,这个多元化的方法得是有效的。所有选择题都选C的这种做法的确太大胆了。勇气可嘉,但这么做会导致考试的失败,更重要的是学习欲望的衰退,退化甚至死亡。凡事都如此轻率对待,人生就会百无聊赖,味同嚼蜡。 考场“炮灰”表现之三:作文都用套话废话 在任何领域中,语言,经济甚至科学这些要求精确的领域中,趋同的诱惑力一定是非常大的,因为只要掌握一个东西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啊,所以“万能句子”“万能套句”的顺势而诞。结果使得语言中代表语言灵性的成分不可避免地在趋同化的格局中牺牲掉了。然而语言的丰富、深情恰好就是由这些被牺牲掉的 “灵性”所表现出来的。过多的“套话”“废话”必然会扼杀了语言的实用性和欣赏性,背离了语言学习的根本方向。万幸的是,命题组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阅卷过程中对这些“套话”“废话”文章进行强硬的处理。 考场百态,如何对待语言测试,徐可风想,少一点走马观花,少一点皮相形式,多一点扎扎实实夯实英语的基础和多研读具有学术价值的文章,这才是对待语言测试的真实的卓有成效的态度。